长江有色金属网 > 资讯首页 > 行业要闻 > “协鑫系”再插手天价锂矿破产重组,“新能源巨轮”驶向何方?

“协鑫系”再插手天价锂矿破产重组,“新能源巨轮”驶向何方?

   来源:

一桩作价20亿元的锂矿股权拍卖辗转多日最终落空,神秘买家背后隐现的是一众新能源巨头抢“锂”大战的缩影,也是“协鑫系”掌门人朱共山在新能源激荡时代切入换电赛道的野心写照。

一桩作价20亿元的锂矿股权拍卖辗转多日最终落空,神秘买家背后隐现的是一众新能源巨头抢“锂”大战的缩影,也是“协鑫系”掌门人朱共山在新能源激荡时代切入换电赛道的野心写照。

11月14日,协鑫能科连发三份公告,内容直指一桩名为斯诺威锂矿公司的破产重整案,而细究来看,协鑫能科与这家锂矿公司“渊源颇深”。

早在上半年,协鑫能科明确将自己的业务布局延申至上游原材料锂矿行业。而此次参与斯诺威公司的重整则是为了移动能源产业的布局,保障电池包有效供给。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21日,斯诺威矿业54.2857%股权曾经以20亿元成交,而该次拍卖耗时六天五夜,期间历经3448次出价,比335万元的起拍价上涨近600倍,最终买家是一名名叫“谭威”的神秘人士。市场有声音认为买家或与协鑫有关联。

紧接着9月,协鑫能科发布了募资不超过45亿可转债融资预案用于碳酸锂项目建设。而一系列产业链的布局不难看出协鑫能科对于此番买矿之事“势在必得”。

作为昔日的“硅料大王”,“协鑫系”掌门人朱共山亲手打造的“新能源巨轮”已然启航,当前旗下四家子公司已布局新能源全产业链,与此前所拥有的光伏、发电、售电、储能相结合,一个“能源+交通”的生态布局,已经隐约可见。

“围剿”20亿天价锂矿

11月14日,协鑫能科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拟参与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斯诺威矿业”)破产重整案重整相关事项。

协鑫能科表示,此次参与斯诺威公司重整是为了移动能源产业布局,保障电池包有效供给,储备上游锂资源。如能获得斯诺威公司控股权,将有助于公司向锂矿及电池材料行业进行业务延伸。

而早在今年五月时,兴能新材料持有的斯诺威54.28%股权曾在京东破产拍卖平台上进行拍卖,而协鑫能科此前亦参与了拍卖。

据此前相关资料显示,参与拍卖的竞争者除协鑫能科外,还有20位参与者,其中新能源巨头宁德时代也毅然在名列之中。而由于出价过程激烈,竞拍时间线一度由原来的一天拉长之6天,出价总数高达3448次。

出乎预料的是,这场“争夺战”的赢家是一位名为“谭威”的自然人买家,一众哄抢下,最终成交价高达20亿,相比335万元的起拍价上涨近600倍。

神秘人“谭威”的身份也一度引起市场关注,根据京东拍卖纪录显示,谭威在5月21日加入竞拍,期间出价18次。有市场声音认为买家或与协鑫系有关。

工商资料显示,与锂矿生意有关联的“谭威”是独山县万富山矿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此外,该“谭威”还同时担任贵州三都石友源矿业有限公司、贵州怀庄盛宴酒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穿透层层股权,独山县万富山矿业有限公司则与乐山协鑫新能源存在一定的关联,而乐山协鑫新能源则是协鑫集团旗下控股的子公司。但尚不能证实两个谭威为同一人。

拓展换电业务,锂矿争夺背水一战?

能让一众买家哄抬价格抢占的斯诺威究竟有何魔力?

资料显示,成立于2008年11月19日的斯诺威矿业掌握着四川省雅江县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探矿权。

该锂矿位于川西甲基卡高原,矿床深度距离地表不超过200米,属露采矿床,锂辉石矿资源储量和品位可靠性高,勘探共估算探矿权内查明工业矿石量1814.3万吨,LiO2243194吨,平均品位1.34%,属中大型锂辉石矿。

四川是我国锂辉石矿最丰富的省份之一,资源储量达76万吨,其次为江西和湖南。四川地区锂矿资源开发程度不高,勘探比例仅为4%,后续发展空间极大,资源禀赋较好。

近年来,随着新能源产业的不断发展,国际锂矿资源争夺赛已经进入白热化,11月初,中矿资源、藏格矿业、盛新锂能三家上市公司先后确认,加拿大政府要求外国投资者撤出对加拿大关键矿物公司的投资。

在此背景下,斯诺威成了一众新能源企业眼中的“香饽饽”。而细究看来,协鑫能科想要拿下斯诺维也实属“背水一战”。

作为曾经的新能源生产巨头,协鑫能科近年来也将业务重心瞄向充换电站运营及能源服务、电池梯次利用等核心业务。

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不断扩张,电车换电成了新能源产业的延伸业务,而受益于庞大的市场基数,换电行业前景广阔。相关研报预测,2025年换电站的市场需求达到3万座,对应带来7000亿级的市场规模。

而协鑫能科目前聚焦换电站一体化解决方案、换电站运营及能源服务、电池梯次利用三大业务,定位为移动能源服务商。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今年5月份,协鑫能科在业绩交流会商曾明确表示拟向移动能源上游原材料锂矿行业延伸。

此后8月15日,协鑫能科宣布公开发行可转债,募资45亿元,其中15.42亿元用于电池级碳酸锂工厂建设项目,布局锂电材料业务。

而买矿之事尚未落地,协鑫能科就已将碳酸锂生产线建设提上日程。

四川省眉山市政府于7月22日发布了协鑫锂能年产3万吨电池级碳酸锂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第一次公示公告。而协鑫锂能正是协鑫能科的全资孙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上述年产3万吨电池级碳酸锂项目的节能报告于10月24日获得四川省发改委批复,即将进入开工建设阶段。

“买矿”一事尚未落地,协鑫能科一系列产业链的布局也说明了进军锂矿之决心,面对畸高的锂矿价格,在有“锂”走遍天下的时代,若没有锂矿资源“支持”,协鑫能科的锂电梦或将更艰难。

大手笔买矿的背后,协鑫系的“迭代升级”

根据此前协鑫能科发布的第三季度报告,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78.97亿元,同比减少7.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6亿元,同比减少18.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39亿元,同比减少74.54%。

而公司将业绩下滑原因直指燃料价格持续高位,电价未与燃料价格变动保持联动到位,故而造成业绩下滑及盈利水平降低。

同样上年度,公司的扣非净利一度也下滑16%,资产负债率高达71%,此番参与斯诺威破产重整必然耗资巨大,而协鑫能科之所以信心满满,或是有身后的“协鑫系”撑腰。

由“硅料大王”朱共山一手打造的“协鑫系”当前有四家上市公司,分别为协鑫科技、协鑫新能源、协鑫集成以及协鑫能科,分别聚焦硅片硅料、光伏发电、半导体组件、天然气等清洁能源发电,自2014年起,该集团通过借壳、并购重组等资本运作,将旗下业务陆续分拆上市。

近年来,协鑫新能源、协鑫集成完成了从上游的硅、硅材料、硅片制造到中游的光伏电池,组件、系统集成,再到下游的光伏电站等一站式布局。

2021年协鑫科技实现营收196.98亿元,同比增长34.3%,实现净利润50.84亿元,相较于2020年亏损56.68亿元,净利润实现大扭转;2021年协鑫能科实现营业收入113.1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0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1.8%,公司近年业绩保持高速增长。

在“协鑫系”的加持下,朱共山对协鑫能科的投入只增不减,协鑫能科参与破产重整是“抢锂浪潮”下的缩影,同时也是朱共山切入换电赛道的野心缩影。

按照朱共山对换电市场发展的预判,协鑫能科的跨界极具想象空间,不仅有电力“加油站”,还有“炼油厂”,因此锂矿也自然而然成了新能源电池的“炼油厂”。

此外,自去年3月官宣进军换电赛道以来,协鑫能科快速整合汽车生产、电池制造、出行平台、物流企业等行业头部企业,聚焦出租车、网约车、重卡、轻卡四大应用场景,已成功投运首批乘用车换电站和商用车换电站。

2021年10月底,5座协鑫电港投入运营,其中包括商用车换电站1座,乘用车换电站4座,分布于江苏省、广东省、湖北省。而协鑫能科的目标为2022年完成建设800座换电站,到2025年完成6000座。

【免责声明】:凡注明文章来源为“长江有色金属网”的文章,均为长江有色金属网原创,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长江有色金属网)”的文章,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及其公司所有。本站已尽可能对作者和来源进行了标注,若有疏忽造成漏登,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根据著作权人的要求,立即更正或删除有关内容。本网站所发布的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锂矿 新能源